17盾冬

【EVAK】草莓起司塔

不挑食的圆咕咚:

小甜点系列/短


【以下有稍许河蟹词 完整戳这里


“唔……”晨曦从窗帘的缝隙中洒了进来,本来酣睡中的isak不安的眨了眨眼,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。Even从背后抱住他的腰,他费了好大力气,转了个身,钻到仍在沉睡中的even怀里,又用鼻尖使劲蹭了两下even,才放松身体继续睡。


Even睁开了眼睛,轻笑着看着在他身上趴的乖乖顺顺的小孩,明明醒着的时候还时常还喜欢调皮,时不时的伸出小爪子来撩拨他,睡着了便是只乖巧的小奶猫了。


阳光是有些刺眼了,even将枕头小心翼翼的抽出来,放到isak头后为他遮住阳光,看着他乖巧的睡颜,忍不住低下头亲/吻他的唇角。


“啾啾啾”那薄唇他怎么也亲不够,不过怕把人吵醒,他还是轻悄悄的将头挪开,专注的看着isak安静的睡颜,谁知道那嘴角调皮的勾了起来,出卖了小主人的心思。


Even笑着用手勾了勾他翘翘的鼻尖,看着他逐渐绽开的笑容,连眼睛都完成了小月牙。


“醒了?”even轻抚着他的头发,温柔的梳理他额前的碎发。


“嗯……”isak含含糊糊的回应,在even怀里不安分的乱动。“睡得好吗?”他问even。


“当然好,在我的睡美人旁边。”even说完用力亲了一口isak的唇看着他清晨带着水汽的眸子。


真好看。


Isak仰起头轻轻的给even一个回吻,又在他怀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感谢上帝,今天不用上课,不然他的腰一定会断的。


“困就再睡会儿吧,我去为我们做早餐。”even起身拍了拍isak的背,才发现他的小T恤都因为睡觉时不老实而窜到胸前露出了半截后背,无奈的帮他扯下来穿好,又给他盖好被子。


Isak点了点头,扯过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小饭团,只露出眼睛和乱糟糟的小卷毛在外面,而他的手却在被子下面偷偷地揪住even的衣角。


Even无奈的叹了口气,俯下身亲了亲他的额头,跟他玩他最爱的游戏——鼻尖蹭蹭鼻尖,额头蹭蹭额头,不论他生气了,还是不开心了,这一招总是行得通的。


果然,isak心满意足的放开了even的衣角,闭上眼睡他的回笼觉去了,梦里也有可口的小面包。




以往对even来说,最难的是睡眠,而自从有了isak,最难的便是起床了。


他的小爱人这么撩/人,他怎么舍得离开床,只恨不得和他睡个天荒地老。




这是isak第一次在even家里过夜,他原以为自己会认床,原来只要even在他身边,就很容易进入梦乡。


当然……even也不会让他睡不着,每次都会做到让他祈祷快点入睡。


所以even的床为什么会是在上面呢,事前要先爬上床这让他有些为难,怪不得even自己都不喜欢这张床。


抱怨着抱怨着,他还是翻身趴在床上,细细的嗅着even的气息。


他想,自己该起床了,这气息让他有些情难自禁。




“isak,你这是要起床了?”even站在门口,看着坐在床上发着愣的isak。“没错,我肚子好像开始饿了。”isak可从来不会忘记自己撒谎届宗师的身份。


“下来吧,早餐我快要做好了。”even走到床前,仰着头看着睡眼惺忪的小卷毛。


Isak爬到床沿,将腿垂下去,看了看地面,又看了看even,这个高度他跳下去是没有问题的。


Even却明显会错意了,挑了挑眉好笑的看着isak,走近了张开双臂看着他“现在可以下来了吗?”


???


Isak怔怔的看着even,二秒后才反应过来even的意思。说实在的有点难为情,不过也好,他很喜欢193的空气。于是他放心的跳到了even的身上。


Even将isak接了个满怀,搂着他颠了颠,“还是太瘦了。”他叹了口气亲了亲isak的小脸,要养胖胖。


“啊……我们吃什么?”isak搂住even的脖子,拒绝谈论他的胖瘦问题,这让他回想起even的妈妈也是捏着他的胳膊说他太瘦了,还责怪自己的儿子没照顾好他。


“我在熬忌廉蘑菇汤,还准备烤几个草莓起司塔。”even说着,抱着isak往厨房走,isak的腿乖巧的圈着,脚丫子还调皮的晃来晃去。


“听起来就很不错。”isak笑着舔了舔/唇,他有点馋了。


Even亲了亲他翘翘的上唇,将他放到台子上,松开时还不出所料的感受到他脚丫子恋恋不舍的勾着自己的腰。


Even开始准备起司塔的原料,打开冰箱才发现,他缺少了最重要的原料草莓。


 他低声骂了一句,“看来要临时改变计划了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isak将椅子用脚勾了过来踩着,歪着头疑惑的看着even。


Even侧过头,刚想要跟他解释,却愣住,连关冰箱的手都顿住了。


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迷蒙的洒在isak清秀稚嫩的脸庞,为他的金发镀上了光环,那墨绿的眸子正含着依恋看着自己,他真的像天使。


而他现在的姿势都与当初他第一次来到自己家中相同,不同的大概只有两人关系的转变。


“isak。”


“嗯?”


Even走过去将他从台子上抱了起来,来回摇晃着身体轻轻拍着他的背,像是在哄着小宝贝玩一般。


“我们没有草莓了。”even亲了亲他泛红的耳朵尖。


“啊,那怎么办?”isak反射弧有点跟不上了,傻愣愣的问,他是不是吃不到美味的小蛋挞了?


Even笑着,看了看他宽大衣领下遮不住的痕迹,感慨自己可真是个艺术家,深红的颜色搭配他白皙的肌肤简直是绝配,isak是属于自己的艺术品。


“或许我可以在这摘几颗?”话音落,even将头埋进isak的脖颈。


“一颗…两颗…”even将唇敷上痕迹,用力的一口一口亲着,边亲还边数着数。


“Babe……”isak无奈的叹了口气,揉了揉even的头发,他脖子上有点痒痒肉,被even这样忽轻忽重的kenyao,忍不住笑着缩起了脖子。


Even在ken了不知道多少口之后,终于心满意足的抬起了头,“嗯,我吃饱了。”


“What?”isak笑着蹙起了眉头,他还饿着呢!


“你就是我的草莓起司小蛋塔啊,我是不是该一口吃掉?”




TBC:-D




早餐又要晚点吃啦


小天使是不是我们的小蛋挞呢~~




污咚的EVAK汇总

评论(2)

热度(388)